瑾一(高考休眠ing)

--纵使有花兼有月,可堪无酒又无人;
--杂粮厨(文野/全职/魔道/渣反);
--相逢是缘,去留随君;
--扩列指路→qq:937225693;

【织太】《地狱是上帝不在的地方》(特典一的刀←这次是真刀了,就当是迟到的520贺文吧)

阳咩咩:

⊙特典一后续,精神崩坏产物慎入,标题取自同名小说《地狱是上帝不在的地方》,作者就是写《降临》那位。


⊙本篇大概就是IF世界线完美打出GG的故事——向阳啊,你的520or 521迟到贺文为什么这么清奇。你们可能没见过我发刀,我现在就给你们表演一个发真刀看看,在这么521的一天发刀说明我真的丧得不行……反正朝雾老师都能搞出了特典一还有什么是同人不能玩儿的。


⊙ooc属于我,手癌属于我


——————————


地狱是上帝不在的地方...


【全员】反话联盟

望湖:

◎ CP:叶蓝/喻黄/双花/林方/周江/卢刘/韩张/孙肖/双鬼/方王/包罗/柔果

◎ 全员向逗比文,一个关于大家说反话的故事,充满了不科学

◎ 这阵子重温了一本轻小说,里面的主角被诅咒了导致说话十有八九说出反话,觉得这个反话的设定挺有趣,就借用这个设定摸了篇鱼……

===============


叶修是被人在大清早从床上给抄起来的,他醒来后听见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叶!快醒醒!霸图出事了!”

叶修:“……”

叶修猜测应该是自己没睡醒的脑袋出现了问题,于是他决定倒回去再歇一会儿,结果才刚沾着床就被粗暴地扯了起来。

“方...

【柳沈】[暖锋过境](上)

每次脑洞都是考试高压下的产物。


1.

柳清歌和沈清秋在去北镇的夜路上,那时北斗正向西方倾斜,荒野的春夜寥然无声,照着赶路的人影成一双。

南方多水,北镇依水而建,可见得傍着河湾的人家渔火明灭,勉强帮着天上星月分担些许夜色。

渡河只一座独木桥,容不下许多行人,所幸此刻夜深无人,二人十分顺利过了河。

沈清秋困得走路打跌,一瞬不瞬地从桥上过了,柳清歌却有意无意地在桥下立碑前驻了足,借着剑柄映来的一点月光,看清楚碑上的一行小字,那里刻着河湾的名字:北镇,横水。


2.

他们此行的终点为北镇,照风水先生的话来说是块山南水北钟灵毓秀的水木宝地。

山是清华,水是横水,鸾翔凤集,地灵人杰。...

摘纪录:

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九州一色还是李白的霜。
 ——余光中

感谢推荐

摘纪录:

明谋暗算来的幸福,都是污泥浊水,不入杯盏,日光之下皆覆辙,月光之下皆旧梦。
——木心《琼美卡随想录》

感谢推荐

【喻黄】要和队长亲亲才能战斗

宝批龙:

 @Zierland_子斓 鸽鸽生日快乐,我是不是最晚的生贺,这几天有点忙,终于赶出来了!


  01


  


  事情的起因要从三天前,在溪山城往东走一百里路的野外说起。


  


  众所周知,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是搭档,是伙伴,是羁绊,是溪山城的两位当家。


  


  所以溪山城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下面的账号卡们都要敲锣打鼓的上溪山城找二位定夺一番。


  


  但是敲锣打鼓的太多了,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


  


  什么甲账号卡偷了乙账号卡的经验,乙账号卡看...

【全职】雪月花时--承 (下)

接上文.天寒地冻的就应该做些干柴烈火的事情。

----未知明年在何处,不可一日无此君


(16)

这座山是G市郊区有名的度假地,正是淡季,水电通讯等基础设施都还完善,只是WIFI上下班朝九晚五,照例迟到早退,媲美某企职员。

分房花了不少时间,苏沐橙作为此番出行队伍中仅有的妹子,顺理成章地享受豪华待遇,住了公寓里唯一的单间。其余众人两两一组组队割地招安,十几平米的客房内有张双人床,上下铺,叠得齐整的被褥枕头放在柜子里,毕竟多日未用,用时先要提起来掸掸灰尘,一众宅男疲于应对四起的狼烟。

王杰希右手提着扫帚左手举着手机在度假屋内一骑绝尘,方士谦在旁边悠闲看着,和喻文州谈起旅游经验,“往前我出...

【陈酒新茶令】

-----新的一年来做个小总结 写过的cp都打了tag

-------

邪教系列×2
1.柳沈 诗酒趁年华(一发完结) 入圈后写的第一个非段子形式的短篇 感谢阿夜夜老师提供的脑洞

2.恋与全职高手 日常放飞 毫无营养 谢谢大家

-------

点文系列×4
1.魔道 同居六札 曦澄 聂瑶 宋晓/双道长

2.柳沈 同居六札(上)  最初只想写个段子 结果飚了快万字吓得赶紧分成上下篇

3.柳沈 同居六札(...

【全职】[喻黄] Sweet(END)

太太太甜了!!

米洛:

*光阴的故事番外,也可以单独阅读

*可能需要注意的雷点:主要是讲怎么养女儿……


Sweet


喻文州站在家门口,掏出钥匙开门前,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联盟最近很忙,派他去B市出差了两周,这两周如果是平常还好,但是现在家里一人一狗就算了,还多了个小累赘。喻文州总觉得他一眼没有照看好,家里就要天翻地覆了。

小满是两个月前来到家里的,在这之前,领养的手续办了足足半年,两个人为了各种手续简直跑断腿,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最后把领养的手续办妥,这中间乱七八糟的事情多到一想就头痛,黄少天只要想起来,就会巴...

【全职】雪月花时--承(上)

冰天雪地天寒地冻的就应该做些干柴烈火的事情。

前文→雪月花时--起

荣枯过眼无根蒂,戏写庭前一树蕉。

(11)

“今天早上,我在冰箱的冷藏间里拿到了常温的牛奶。”喻文州不知道在和谁通话,全副武装好的黄少天搓着手,拢在嘴边打了个呵欠,朝掌心呼出一阵热气。

“少天说他从冷冻格里拿出了恒温的法式长棍还有吐司。”

喻文州神情没什么变化,继续讲着电话,

“所以,你听得懂我的意思吗。”

电话那边有些嘈杂,大巴车急促的鼓噪喇叭和车内笑声人语混在一起冲击着喻文州的耳膜,他把手机拿得离自己远了些。

“我的意思是,山里太冷。你们来的时候,帮忙捎两件羽绒。”


(12)

这几天联盟的作家要来...